Vikat Header Image

爵士鋼琴課(1) :Bill Evans,《Danny Boy》


爵士鋼琴課(1) :Bill Evans,《Danny Boy》

hqdefault

萌生學爵士鋼琴的念頭,是高中時代的一個下午。放學回家途中,到商場廁所中小解,聽到一段純鋼琴音樂,有幾個和弦的配搭很特別,很舒服,這便是我對爵士樂的第一印象。後來我才知道,那幾個音叫做「ii-V7-I」,是爵士樂裡最基本且最常見的chord progression。 於是我上網去找爵士鋼琴的曲調來聽。我發現,純鋼琴獨奏的錄音竟然寥寥可數,較多的是配合低音大提琴、鼓、喇叭、色士風、結他等組合的trio,quartet,quintet及至big band。可是當時我只想找一兩首較動聽的歌來練習,好表演於人前,以致忽略了這些主流爵士樂。迷茫之際,我遇上了Bill Evans和Danny Boy。 “Danny Boy”原是一支愛爾蘭民謠,Bill Evans把它演繹成一首鋼琴獨奏的爵士敘事曲(jazz ballad)。Bill Evans以其獨特的和弦選音聞名,例如「Upper structure triads」(9,11和13音),「Rootless voicing」(不彈該和弦的1音,只按3,6和7)等。對於習慣聽古典音樂的耳朵,起初只會被那dissonance困擾;但再多聽數次後,竟聽得出一種韻味。爵士樂手把它形容為「tension」,我則想起村上春樹的對白,紅酒的單寧酸,還有Giorgio de Chirico的”The Nostalgia of the Infinite”。 所以當老師第一堂課叫我彈些東西給他聽,手指在琴鍵上彈出的正是Bill Evans Piano Solo 的 “Danny Boy”。 「很舒服。尤其是最後那個Major b9 chord。」 沒錯,這正是我一直在音樂裡追尋的方向。 「我每次跟學生第一次見面,都會請他彈點什麼。然後從他所彈的風格的正好相反的觀點來掌握他。而剛才你彈的”Danny Boy”平靜又簡潔,給我的感覺有點introspective。」 「那是什麼意思?」 「就是說,你的人生並不平靜,而是你在追求平靜的人生。從你的音樂聽得出,你有一種越彈得多音越rich的傾向,但同時你也竭力克制,以達致所謂inner peace的狀態。」 他拍拍我的膊頭,示意我坐到旁邊,他要用鋼琴。 「什麼是爵士樂?」 我猶豫了半刻。「大概是一種feel吧。」 「正確。那麼是什麼構成這feel?」 「嗯…是harmony?」 「還有呢?」 「嗯…即興的旋律?」 「不錯。然而,玩爵士樂最講求的是節奏,或者叫Groove。沒有這種節奏感,樂曲就沒有靈魂。我相信你來找我的原因,就是要找回屬於你的靈魂。」 就是這樣,我的爵士鋼琴課開始了。

Continue Reading
Copyright 2017 Bartw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Register

×
Sign into your page account

Register Now

Help? Contact Suppor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