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kat Header Image

《尋羊冒險記》讀書會


《尋羊冒險記》讀書會

AI0906

1 羊博士 「你該意識到,所謂的羊其實是一個隱喻。」羊博士用無名指推一推圓框眼鏡的鼻托。 「但為什麼是羊?」 「你要明白我們身處的是怎樣的一個時代。羊並不存在於日本本土歷史裡。羊是從外面引進的物種,是政府為了自給自足地生產羊毛作軍隊大衣的戰略部署。」 「你是說,羊是指二戰時期盛行的軍國主義?」 「說對了一半。日本展開了大規模的侵略行動,如甲午戰爭、日俄戰爭等。在嚴寒中打仗,羊毛大衣是不可或缺的。但我相信羊的象徵有更廣義的解釋。羊擅於透過控制人的思想來掌握外部世界,創造一個為其服務的社會制度。所以這隻羊是明治政府盲目推進現代化進程、從軍國主義到資本主義的比喻。」 服務員送上羊博士點的Long Black。 「這杯的咖啡豆來自Sumatra Wahana Estate Natural。酸度較低,烘焙度也不高,因而沒有博士你討厭的巧克力味。這豆的特色是其明顯的花香和葡萄柚味。」 羊博士點點頭,服務員也就不多說地離開了。 「按你剛才的說法,羊是一種意識形態的殖民。」 「沒錯。」 「在我身處的時代裡,存在著另一種解讀。對當權者來說,羊是英殖時期遺留下來的副產物,以捍衛自由、民主等西方價值支配港人思想,從而破壞共產政權施政。然而對民眾來說,這股企圖潛入並控制本土的力量,正把人民馴化成凡事妥協服從、不願反抗的羊群。」 「那麼,你站在哪一邊?」 「我永遠站在雞蛋那邊。」 2 老鼠 在漆黑一片的房間裡,我們背對背坐在沙發上,喝著啤酒。 「你已經死了,對嗎?」 「嗯,大概是這樣。」 老鼠搖晃著罐中的酒,就像他一向的習慣。直到再次聽見這聲音,我才發覺自己有多掛念這位少年時代唯一的朋友。 「你不用傷心喲,一本小說裡總要有悲劇人物,而死亡是所有悲劇的宿命。」 「我還有一個問題要問你。為什麼你要佈這個局?大可以告訴我你的地址啊。」 「除了好玩的因素外,最主要是想幫你。」 「幫我?」 「無論羊找不找到,尋羊的過程才是重點。透過尋羊你找回了自我,並從社會的邊緣回歸,不是嗎?」 「難道一切都結束了?」 「一切的一切都結束了。在我死去的一刻,你的青春年代也同時終結了。」 對,所謂的家鄉,對我來說已經是陌生的土地。細胞每秒都在更新,我以為我知道的其實只是記憶。 「你和我都被遺棄在早已不存在的戰場。找不到出口,更尋不回入口。」 我還在沈思老鼠的話,朦朧中聽到大門被打開又關上的鎖聲。我突然覺得這漆黑的房間很大,大得有點不實在。 3 她 躺在牧場的無際草原上,我和她望著沒有雲的天空。我們已經不需要依靠言語和聲音來交流了。 「為什麼人生總要不斷在尋找什麼似的?」她想。 「人需要目標啊。沒有目標的人生是沒有意義的。」 「可是如果永遠尋不到呢?」 「那也沒有什麼問題啊。大多數人都抱著疑問逝去。」 「雖說如此,我還是羨慕那此尋得到的人。那種人生才算得上圓滿。」 「那倒不是。你以為那些人擁有最多,其實他們只有更多的虛無。因為當他們找到那什麼的時候,他們已經失去一切,包括答案本身和答案的未知空間。就像吸油紙一樣,把油吸乾了就會有更多的油,直到最後枯萎涸裂。」 「問你一道問題,請你誠實地答我。」 「可以啊。」 她挺起身,漂亮的眼睛彷彿望進了我的靈魂。 「你找到我了,對吧?」 這一刻,我覺得自己站在《挪威的森林》裡的上野車站,那個挪威的森林的終點站。

Continue Reading
Copyright 2017 Bartw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Register

×
Sign into your page account

Register Now

Help? Contact Suppor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