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kat Header Image

爵士鋼琴課(3) :Stan Getz,《The Girl From Ipanema》


爵士鋼琴課(3) :Stan Getz,《The Girl From Ipanema》

114778759

咚、嚓、咚嚓、嚓咚嚓、嚓咚、嚓— 「聽到鼓手的拍子嗎?」我點點頭,十分琅琅上口的節奏。 「這就是bossa nova,是巴西音樂的一門分派。它的節奏源於強悍、活力磅礡的samba;bossa nova保留了其對第二拍的強音著重,同時將整體速度放慢一倍。故此bossa nova的phrasing都是兩個小節長的,更會有橫跨小節的切分音(syncopation)。」 其實不難,說的是彈結他或打鼓的話。然而以鋼琴獨奏來說,單用左手則難以營造層次,加上右手又會限制了處理旋律的靈活度。我嘗試了數次只彈原旋律,卻都告失敗,切分音悄悄竄離那十六分之一拍的空隙。 「還是太刻板,缺乏了爵士樂的laid-back感覺。試想想你坐在巴西的沙灘上,藍天白雲椰林樹影,你架著你的Ray Ban太陽鏡,看見幾個女孩的胴體向你走來。然後你擺個很chill的pose。就是這種感覺。」 「老師,這我恐怕我做不到。」 「𥄫女仔也做不到?」 「對。」 他望著我,然後歎了口氣。「你的問題是你太拘謹。可能是社教化豎立的權威性使你變得循規蹈矩。可是從你平常的舉止看來,你並非一個懼怕權威的人,甚至可以說有挑釁制度的傾向。這樣看來,你的拘謹是內在的。在你生命中經歷過點什麼,而那什麼對你構成了一定的傷害,於是那成為了你潛意識中的一口井。你以為你一直在迴避掉進井,事實上你從未離開過井的黑影。」 「也許你是對的。在井中,無論怎樣呼喊也沒有人聽得見。」 「年輕人,放膽點吧,不要害怕失敗,不要害怕錯誤。人長大後唯一不後悔的是自己犯過的錯。記住生活是一次機會,僅僅一次。」 「誰校對時間,誰就會突然衰老。」 「北島的詩句。」 我靦腆地笑了。到這個年代,會讀詩的人已經少之又少了。 「還有一首叫《午夜歌手》,最後一段是這樣的: 一首歌/是一個歌手的死亡/他的死亡之夜/被壓成黑色唱片/反覆歌唱 爵士樂的可貴之處在於它的率性。沒有相同的兩次演出。所謂完美的作品並不存在,就像完全的絕望不存在一樣。現在我告訴你,這就是爵士樂的靈魂。」 後記: Stan Getz是史上有名的低音色士風手(tenor sax)。他的風格揉合了Lester Young的聲音吹法和Charlie Parker的bebop技術,尤其以過人的lyricism見稱。他所吹奏的即興旋律有時比原旋律還要好聽。1962年推出專輯《Jazz Samba》,包含了多首bossa nova的曲調如《Desafinado》,首次把bossa nova帶到美國樂壇。1964年的專輯《Getz/Gilberto》收錄了《Corcovado》和《The Girl From Ipanema》等家傳户曉之作。《The Girl From Ipanema》由Antônio Carlos Jobim所寫,Astrud Gilberto以英文唱,其丈夫João Gilberto則唱葡萄牙語,其唱法有如耳語。該曲更於1965年得到葛萊美獎的Record of the Year。

Continue Reading

爵士鋼琴課(2) :Dave Brubeck,《Take Five》

maxresdefault

「這首歌的拍子是什麼?」 「5/4。」 「沒錯,所以它叫做《Take Five》。5/4的拍子如何演繹,你可以想像是3+2,重拍在3和5。」 我嘗試彈前奏的四個小節。 「所謂重拍,其實都是輕的。彈爵士鋼琴的觸感很重要。要有一種跳躍的感覺,就像蜻蜓點水的優雅,當耳朵聽到聲音時,蜻蜓已經飛走了,只剩下水面上的漣漪。」 我想像著蜻蜓的身影,那雙吵耳的巨型翅膀,還有長得不合符比例的尾,那生物無論如何也稱不上優雅。更不要說每逢蜻蜓出現都是氣壓低得連吸氣都要用力的大雨前夕。 「你聽過Carmen McRae唱的版本嗎?」 當然,我第一次聽還以為那把是男聲。也許跟她壓住喉嚨的唱法有關,那種感覺令我聯想起「放工」。一個上班族在不刺眼的斜陽中哼著口哨,完成了一天的無聊工作後的舒暢,想起晚上與女友的約會,不其然加快了步伐。一份愉悅的不協調。 「這樣吧,我們撥著這曲的backing track,你就在鋼琴上即興點東西吧。」 Backing track的速度比Dave Brubeck的原版要慢,鼓和低音結他都玩得很清新。四個小節後,我彈了一次原旋律,接著便進入即興部分了。即興部分只有兩個和弦,「Ebm7」和「Bbm7」。因曲調是Eb小調,換句話說,就是i和V7。很有藍調色彩的modal jazz玩法。頭幾個小節我依循著Blue Scale的音階來選音,用了不少Gb,Bb和Db。偶爾會帶到9、11、13度的F,Ab和C。沒有太大驚喜,但至少不會出錯。 可是,我突然感到一股引力,把我從Blue Scale的規範中拉扯出來。耳朵裡彷彿聽到某個音,就像一個潛意識中的女性身軀,隱約感受到她的色調,卻看不到實際的形狀。於是我順著那引力,手指按到琴鍵上。 啊,對了。是D。 從樂理角度說,這個D是Ebm的Major 7th。就是這個D,把其他所有音都變活了。彷彿是一粒打亂了equilibrium的粒子,令樂曲的氣氛變得截然不同了。一道晴天霹靂把坐在寫子枱發呆的暑期實習生嚇得跳起來。 興奮之際,我卻見到老師的眉頭皺了一下。我把backing track按停。 「你平時聽什麼歌的?」 「這陣子愛聽Weather Report,Wayne Shorter。還有John Coltrane。」 「John Coltrane哪首?」 「《My Favourite Things》。」 他叉著手微微點頭,似乎我的答案早已在他的預期之中。 「下星期我們會學Bossa Nova。你可以多聽點Stan Getz,嘗試感受他的節奏。」 離開的路上,我感到有點迷茫。為什麼老師不喜歡我聽John Coltrane的《My Favourite Things》呢?無論如何,他一定有他的原因。我塞上耳機,在Spotify搜尋「Stan Getz」,按「Shuffle Play」。第一首歌是《The Girl From Ipanema》。 後記: Dave Brubeck是鋼琴家,同時也擔任編曲、作曲和樂隊領袖。其1959年錄製的專輯《Time Out》是他對反傳統拍子的嘗試。例如有7/4的《Unsquare Dance》,9/8的《Blue Rondo à la Turk》。《Take Five》是中音色士風手(alto sax)Paul Desmond作的曲,雖然不是第一首以5/4寫成的歌,此曲卻一炮而紅,風靡美國樂壇。

Continue Reading

爵士鋼琴課(1) :Bill Evans,《Danny Boy》

hqdefault

萌生學爵士鋼琴的念頭,是高中時代的一個下午。放學回家途中,到商場廁所中小解,聽到一段純鋼琴音樂,有幾個和弦的配搭很特別,很舒服,這便是我對爵士樂的第一印象。後來我才知道,那幾個音叫做「ii-V7-I」,是爵士樂裡最基本且最常見的chord progression。 於是我上網去找爵士鋼琴的曲調來聽。我發現,純鋼琴獨奏的錄音竟然寥寥可數,較多的是配合低音大提琴、鼓、喇叭、色士風、結他等組合的trio,quartet,quintet及至big band。可是當時我只想找一兩首較動聽的歌來練習,好表演於人前,以致忽略了這些主流爵士樂。迷茫之際,我遇上了Bill Evans和Danny Boy。 “Danny Boy”原是一支愛爾蘭民謠,Bill Evans把它演繹成一首鋼琴獨奏的爵士敘事曲(jazz ballad)。Bill Evans以其獨特的和弦選音聞名,例如「Upper structure triads」(9,11和13音),「Rootless voicing」(不彈該和弦的1音,只按3,6和7)等。對於習慣聽古典音樂的耳朵,起初只會被那dissonance困擾;但再多聽數次後,竟聽得出一種韻味。爵士樂手把它形容為「tension」,我則想起村上春樹的對白,紅酒的單寧酸,還有Giorgio de Chirico的”The Nostalgia of the Infinite”。 所以當老師第一堂課叫我彈些東西給他聽,手指在琴鍵上彈出的正是Bill Evans Piano Solo 的 “Danny Boy”。 「很舒服。尤其是最後那個Major b9 chord。」 沒錯,這正是我一直在音樂裡追尋的方向。 「我每次跟學生第一次見面,都會請他彈點什麼。然後從他所彈的風格的正好相反的觀點來掌握他。而剛才你彈的”Danny Boy”平靜又簡潔,給我的感覺有點introspective。」 「那是什麼意思?」 「就是說,你的人生並不平靜,而是你在追求平靜的人生。從你的音樂聽得出,你有一種越彈得多音越rich的傾向,但同時你也竭力克制,以達致所謂inner peace的狀態。」 他拍拍我的膊頭,示意我坐到旁邊,他要用鋼琴。 「什麼是爵士樂?」 我猶豫了半刻。「大概是一種feel吧。」 「正確。那麼是什麼構成這feel?」 「嗯…是harmony?」 「還有呢?」 「嗯…即興的旋律?」 「不錯。然而,玩爵士樂最講求的是節奏,或者叫Groove。沒有這種節奏感,樂曲就沒有靈魂。我相信你來找我的原因,就是要找回屬於你的靈魂。」 就是這樣,我的爵士鋼琴課開始了。

Continue Reading
Copyright 2017 Bartw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Register

×
Sign into your page account

Register Now

Help? Contact Suppor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