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kat Header Image

舍堂令大學生離地?Hallf Life as if Living in An Ivory Tower?


舍堂令大學生離地?Hallf Life as if Living in An Ivory Tower?

01poster_final

Summary 內容: 大學時期是塑造價值觀的黃金階段。港大的舍堂每年收納上千名學生,對培養新一代的公民素質扮演了怎樣的角色?置身於校園政治化、政治污名化的香港,大學生還可以多做點甚麼?三名來自不同背景的港大校友和同學,將討論舍堂文化的優劣,並建構對香港人前途的想像。 本論壇為系列論壇《九十後的時代悲歌》之一,由港大同學王駿業策劃,並獲港大通識支持。 University life shapes one’s values. Residential halls in HKU take in thousands of students every year, yet what role do they play in nurturing future citizens? As the universities become increasingly politicised – just as Hong Kong society – is there anything students can do? Three young leaders with different backgrounds will discuss the advantages and drawbacks of the hall culture in HKU, painting their pictures for the future Hong Kong. […]

Continue Reading

不敢「鬧事」的一代

01poster_final

早於1985年,龍應台已經觀察到,台灣大學生出現一種「離地」的現象:他們不關心世界,就算學術論文寫得如何堂皇,也無法將所學的理論應用到社會實況。 教育制度出現了什麼問題?在《不會「鬧事」的一代》一文中,筆者歸納出三個原因: 評核主導:考試制度鼓勵學生「學業為重」,其他什麼都不要管。為了將來謀職求生,他們難免功利地追求成績和技能,對世界的了解、知識的渴慕、人生的意義,都顯得事不關己。 教育方式:教育工作者沿用依書直說的授課模式,不習慣讓學生自行尋找結論。 課室秩序:為了維持課堂及校園的運作穩定,學生一旦對實行已久的慣例提出質疑,就會遇上壓抑與抵制的態度。 一個地方的教育如何,她的人民的日子也必如何。不安於現狀才會帶來進步;而要對現狀產生不滿,就先要關心,關心後作判斷,判斷後付諸行動。因為熱愛屬於自己的地方,才會思索她的未來,才有明辨是非的勇氣,才能以實踐改變命運。 我們這代人再敢不敢「鬧事」呢?舍堂裡的生活,正在灌輸怎樣面對威權的態度? //我們的大學生是不會鬧事的一群。在考試、舞會、郊游的世界中,沒有什麼值得鬧事的題材。在是非善惡都已經由父母師長孔子孟子下了結論的世界中,沒有什麼難題值得重新省思、費心判斷。在明哲保身、少做少錯的環境中,更沒有什麼鬧事的餘地。我們的大學生天真、單純、安分、聽話。 可是,如果鬧事可以解釋為以行動來改變現狀的話,我們這不會鬧事的一代就值得令人憂慮了。四年一過,他就成為社會中堅一個不懂得關心社會,不會判別是非,不敢行動的社會中堅!公車應不應漲價?不清楚。路邊水管爆破了,不是我的事。公營機構虧了多少納稅人的錢?不知道。核電廠會不會貽害萬年?不知道。上司舞弊應不應告發?不知道。台灣往哪裡去?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http://cineole.pixnet.net/blog/post/11173295-%E4%B8%8D%E6%9C%83%E9%AC%A7%E4%BA%8B%E7%9A%84%E4%B8%80%E4%BB%A3%EF%BC%8F%E9%BE%8D%E6%87%89%E5%8F%B0

Continue Reading
Copyright 2017 Bartw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Register

×
Sign into your page account

Register Now

Help? Contact Support?

×